【6upoker】女友闺蜜夹得我真爽 我被爸爸操

  • A+
所属分类:扑克杂谈
摘要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一章,RP爆发…^0^  换好女装,不用看我也知晓自己如今是个什么样子。青丝如墨轻轻如同丝绦一般垂落在身前,一袭大红色的龙女纱裹住我窈窕的身段,风儿猎猎的吹动我宽大的水袖。我慢慢的取出一条纱巾蒙在了脸上,又取出妆匣从容地自里面细细挑选了几枚我觉得可以用得上的银针。

PokerStars亚洲版(6UPDH.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发牌公正,与世界玩家同台竞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6upoker】女友闺蜜夹得我真爽 我被爸爸操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一章,RP爆发...^0^  换好女装,不用看我也知晓自己如今是个什么样子。青丝如墨轻轻如同丝绦一般垂落在身前,一袭大红色的龙女纱裹住我窈窕的身段,风儿猎猎的吹动我宽大的水袖。我慢慢的取出一条纱巾蒙在了脸上,又取出妆匣从容地自里面细细挑选了几枚我觉得可以用得上的银针。

最后悄无声音地把剩下的东西放回马车上,打开我的包袱取出了一枚可以暂时改变声音的药丸吞了下去。确定万无一失,我这才运起初月宫的独门轻功幽灵飘快速朝马文才的埋骨之地掠去。

我到的时候,发现今天晚上来的人儿来真是不少,有一些还是江湖上差不多的二流高手。唇角微勾冷笑起来,原来是这种引蛇出洞的小把戏,原来他们只不过是想要利用马文才来达到引起初月宫宫主初月柔的注意力罢了。我的视力还算好,这里面倒是有一些我让清风放出的传言里适合的男子,这些面容姣好美丽的男子一个个或站或倚,或青丝凌乱,或香肩半露,一眼看过去倒是十分香艳。

我无心注意他们,只是在人群里寻找马文才的身影,寻觅了一圈,却是无果。

莫非他没有来,我心下暗忖。决计还是他们在明我在暗比较保险。其实倘若我现在出去,倒是可以做到我曾在马文才与梁山伯众人面前曾夸下的那个海口,男子在我面前不过如同蝼蚁,玩物而已。我想要多少男宠,就会有多少男宠,而且他们都是一个个巴巴地送上门来。

这片小树林虽是热闹,可这些男子倒也知道我素来喜静,并没有出现半点声音。周遭,只有风声飒飒,翻飞起一阵阵脂粉香味。

寻着脂粉香味我脚下借力,轻轻松松地离开了这片男子集中地区。离开了方才的小树林,脂粉香味愈加浓烈,待到我放慢脚步,轻轻拍手只见四个女子出现在我的面前,见到是我便纷纷跪下。

领头的那个女子小心翼翼的看我一眼,恭敬道:“属下酒色财气,拜见少主。”

不错,这四名女子乃是我在江湖上的下属,他们的主子只有我一人,只属于我雪千柔的属下。之所以说并非初月宫的势力,乃是因为我早有脱离初月宫的意思。今夜没有想到会在这里与她们会晤,只是方才闻到这熟悉至极的追魂香,不过是跟上来看看竟然发现了她们。

我“嗯”了一声,然后示意酒色财气四女起身,淡淡道:“你们不在落梦小筑,跑来此处作甚?”

酒色财气四女听罢我的话,纷纷跪下道:“禀告少主,我们分布在江湖上的势力传言有男子极力破坏少主的名声,所以属下四人暗作主张,前来此处察看。”

我摆了摆手,示意他们起来回话,即使这里是旧势力封建社会,我也还是不习惯被人一阵跪着。点了点头,轻笑出声:“可有打听回来是何人作祟?”

“是瑾城马太守家公子马文才。”酒冷冷的说道。

我听罢,心中无甚感觉,早已猜到能破坏初月柔名声,故意引初月柔出来的定是马文才无疑了。难道说,他为了求证,真的如此不惜自己的性命?

身为江湖中人的我,早已视人命如同草菅,在血腥无比的江湖之上,从来都只有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像马文才这种不要性命去硬抗的笨蛋,还真是少之又少。

“他现在何处?”我沉吟片刻,道。

“回少主。”说话的是色,只见她恭谨地跪下,“马文才就在前面的树林里。”

我了然的点头,还好不是刚才那美男集中地,不然我可是无福消受。

“你们……没有伤着他吧?”我淡淡的道。

“回少主,我们没有。”酒色财气四女异口同声的道。

我唇角微微勾起,虽然藏在面纱下她们看不见,“没有就好,我们江湖中人还是少与朝廷有牵扯才是。”

“是,谨遵少主之命。”酒色财气四女再次异口同声道。

我听了,水袖轻轻一挥,浑身的气势陡然一变,疏离道:“财,你去让音派门下杀手堵截初月宫分堂主沐清风,抓到以后关到暗牢中去,好生接待莫让他跑了。”

“是,属下遵命,这就去办。”财恭谨地说。

我阻止她即将离去道:“不打紧,我们一道去看一出好戏吧。”

语罢,不再理会她们,只是自己一个人慢悠悠地走着,月华如水浸宫殿,轻柔的微光细细撒在我如血般艳丽的的红衣上,折射出诡谲的色彩。

酒色财气四女看着自家少主心情颇好的在月下漫步,不由得面面相觑,四人对视一眼,认命的跟在了后面。

女子血色的长裙拖在地上,仿佛是谁把粘稠的血液铺在了地面上,一阵风微微吹来仿佛可以闻见淡淡的血腥。月光如水温柔地洒下一束束银华,女子倨傲的背影给人以最不真实的感受,她仿佛随时可以踏月归去,又似乎她天生适合活在夜里。

“马文才,你在这里做什么?”祝英台气急败坏地说,然后蹙眉看了看晕在一边的方凌,“你干什么打晕方凌,你是个坏人!”

“英台……”梁山伯伸手抓住处于暴怒中的祝英台,然后凝视着坦然自若的马文才,“文才兄,我不知道你这么晚在等待什么,可是方兄真的待我与英台十七甚好不过,你这是什么意思?”

马文才静静地听着梁山伯与祝英台的质问,抬起头来微微一笑,道:“我没有什么意思,你说是什么意思便是什么意思。”

“马文才你这个禽兽,听闻你喜欢男人,你是不是……是不是把方凌给……给……”祝英台说不下去了,只要想到是那个结果她的心里就莫名不安。

“你认为那可能吗?”马文才似笑非笑的说,然后打量了祝英台片刻,“有没有人说过,你真的很笨。”

语罢,抬头去看一轮皎洁的皓月,月色空灵,银色的清辉如水般柔软柔柔的洒了下来。马文才唇角微微勾起一抹浅笑,想到心上的那个人儿时而热亲奔放时而张牙舞爪,时而胡搅蛮缠死缠烂打,又时而冷漠疏离……心,不由得一痛,自己到底还在奢望什么?

“你才笨,山伯我们不要理他,他是坏人,会不得善终的!”祝英台气急了,口不择言的说。

马文才听了,也不反驳,只是慢慢地接近祝英台。

温热的气息喷在祝英台的耳际,令她敏感的瑟缩了一下,恍惚中她只听见马文才用近乎邪魅的声音说:“九儿,原来你那么想要当寡妇呢!”

“你走开!”祝英台伸出手一把推开了马文才,将自己藏在梁山伯身后,只是脸上一片燥热,竟不知是怎么了。

“呵呵呵……”马文才低沉的笑了,眼眸紧紧的锁定在祝英台的脸上,然后走过去一把推开了手无缚鸡之力的梁山伯,伸出手掐住祝英台的下巴,然后吻了上去。

祝英台呆了片刻,不由自主浑身发软陷在了这个近似于强夺地吻里,直到她气喘吁吁才被马文才毫不怜惜的随手甩了出去。闷哼一声跌在地上,马文才走上前居高临下地望着她道:“你果然人尽可夫。”

祝英台几时受过如此大的屈辱,脸上一阵青白交错。

跌倒在地上的梁山伯痛苦地闭了闭眼睛,张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道甜美空灵的女声划破长空缓缓的飘来……

“君如月,我如星,夜夜相与共卿卿……”

我踏月披星而来,错,是坐着紫色青罗小轿而来。抬轿的轿夫自然就是我劳苦功高任劳任怨的四个下属酒色财气了。待到轿子停稳,我掀开轿帘莲步轻移缓缓地走了出去,眉眼弯弯地在马文才梁山伯与祝英台身上游移。

“不知姑娘是?”马文才优雅疏离地道。

这般模样的马文才我倒是从未见过,不由地多扫了几眼。见我不语,他竟轻佻地想要揭去我面上的白纱。只是,我的面纱又岂是这么容易揭去的?先不说我了,自问问酒色财气四人答不答应。

果不其然,只见酒弯下腰捻起一枚青石子,轻轻一弹打在马文才的咸猪手上,厉声道:“胆敢对我家少主不敬。”

马文才揉了揉被打痛的胳膊肘,优雅一笑也不气恼道:“倒是在下孟浪,唐突姑娘了。”

我轻轻一笑,淡淡道:“不是你在等我么?怎的我来赴约,你又假装不认识了?”

“我约了姑娘?”马文才面上呈现迷惘之色,闪闪发亮的星眸直视着我,“何时之约?”

我伸出手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点了他的穴道,然后娇媚地咯咯一笑,手指点着他的脸道:“这面皮与雪十七相比确实更甚一筹,呵呵,难道你不是想要来诱我出来的么?”

6UP-德扑第一平台&PokerStars亚洲唯一合作伙伴,新会员首存100送50元.

蜗牛扑克官方网址:www.allnew366.com

天龙扑克官方网址:www.tianlongqipai.com

神扑克(Shenpoker)导航:http://www.spkdh.com

6UP扑克之星官网发布页:www.6updh.com

以上文章来源于网络,由6up扑克之星中文网整理发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