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upoker】公么与儿女息在线阅读 随着车的晃动

  • A+
所属分类:扑克杂谈
摘要

Capitolo 5诺尔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小村子,村子边有座大山,大山里有个大木屋,木屋里有三个人。

PokerStars亚洲版(6UPDH.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发牌公正,与世界玩家同台竞技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6upoker】公么与儿女息在线阅读 随着车的晃动

Capitolo 5

诺尔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个小村子,村子边有座大山,大山里有个大木屋,木屋里有三个人。

银发红眼的老人是师傅。

黑发黑眼的少年是师兄。

黑发金眼的女孩是师妹。

师妹名叫诺尔。

这不算是梦,因为诺尔有点想家了。

想久了就变成这样,常常在睡梦中看到美国的那个小村子,然后看到村子旁的大山,看到脾气暴躁为老不尊喜欢搭讪美女的师傅,看到沉稳骄又喜欢欺负人的师兄,还有,站在他们身边的,那个小小的自己。

“唔——”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不是天空也不是纵横交错地枝叶,而是木屋古朴地房顶。

啊咧,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小佣兵还没睡醒,金眸蒙上一层水雾对着房顶发呆,直到眼前出现一双修长地大手——对着额头敲下。

“嗷——疼……”

“不许赖床。”

男音低沉而冷冽,诺尔一怔,随即呆呆地看向床边。

晨光温柔且明朗,柔柔地落在男人身上,将那原本就很帅气的五官勾勒的更加鲜明,黑发黑眸,他难得没有戴爵士帽,也许是错觉,但那一向充斥着淡淡讽刺与冰凉地眸子竟有少许回温,他面部表情地看着小佣兵傻傻地表情,而后再次皱起眉头。

“还是没有成长呐,诺尔。”

“啊……啊!”小佣兵猛然反应过来:“师、师兄?!”

男子、也就是里包恩伸手揭掉诺尔额上地发烧贴,薄唇轻起:“啊。现在,收起你那单蠢的表情,下来吃饭。”

语气平淡,但其中夹杂的冷意让诺尔下意识的缩起脖子。

师傅救我……

小佣兵咬咬下唇,金眸突然湿润起来,她小手抓住对方的衣摆,隐隐能看见下垂的狗耳朵。

“师兄我错了的说……”

“哦~~”里包恩挑眉,示意诺尔继续。

“我、我不该不和师兄联络,不该玩失踪,不该弄丢手机……”诺尔变数边说,而后偷偷看了眼里包恩的表情,冷若冰霜地脸一点也没变,小佣兵一抖:“还不该在家里练枪!不该天天吃泡面!不该用师傅的枪打鸟!不该乱花钱!不该……”

又跑题了……熟悉地无奈窜上心头,里包恩看着诺尔可怜兮兮地表情,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

与年龄无关,小孩都要乖乖听大人的话。而诺尔·埃斯波西托要乖乖听话的对象就是眼前这位,世界第一杀手——里包恩。

她如假包换的师兄,同时也是把她一手带大,欺压了一遍又一遍并乐此不疲地男人。

真是……太悲惨了。

‘咔嚓’

子弹上膛声

“你知道我想问的不是这些,诺尔。”世界第一杀手面无表情的抬起枪,挑眉:“现在,请为我们时·隔·半·年(重音)的重逢解释一下。”

师兄好像真的生气了诶……

诺尔咽咽吐沫,瘪起嘴:“出任务的说……”

“哦?用了半年的任务?”

“不、不是,就是那个、那个、那个……”

师傅请再救我一次……

像是听到了她在心里的呐喊,里包恩勾起唇角:“说不清的话,就去陪他老人家吧。”

扣下扳机

诺尔愣愣的听着德式PPK自动□□发出咆哮,脑中还徘徊着‘师傅大人是隐居又不是去三途川’这一句吐槽,但幸好身体在大脑没有反映过来之前便动了,向右偏头,子弹在她脸上擦出一条红痕,火辣辣的疼。

“反应能力强了不少嘛,那么……”

还没等诺尔反映过来,子弹便如雨点一般飞来,她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躲过几枪,飞身跳到沙发后面,然后惊悚地看着身边出现的弹孔。

“怎么,你是在怀疑我的能力吗?”语毕,沙发上的弹孔有多了几颗。

也许是因为身体酸麻难忍,又也许是因为从小被调·教出来的绝不反抗的思想,反正诺尔是破罐子破摔了。

她乖乖走出沙发,小跑着过来抓住里包恩的袖口,低下头。

那任杀任剐随你便的样子,活像一只被欺负的小兽。

“你在干什么?还是说……”手腕一抖便换好弹夹,里包恩那毫不留情的姿态和身前这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毫不留情的讽刺道:“这就是敢接S级任务之人的样子?”

小佣兵不说话,她两只手一起抓上对方袖口,死死闭着眼睛。

沉默蔓延

伴随着‘咔嚓’一声疑似上膛的声音,诺尔发出细小地一声呜咽,而后脸颊上的伤口一疼,大手附上头发。

“不要耽误任务。”

“我还以为你肯定会让她离开小岛呢。”

目送这那小小的身影远去,里包恩离开窗边,压下帽檐,“你别搞错了,露切。虽然那家伙总是缩头缩脑的,但还没有到任由别人质疑的地步。”

然后便在大空含笑的目光中走向客厅。

直到站到森林里小佣兵都没反应过来,她安静地摸摸脸上的伤口

——那是刚刚贴上的创可贴

于是……师兄到底消气了没有啊……

被弄到纠结要死的小佣兵闷闷不乐地蹲下,而后突然想起了师兄最后的话——拉尔也在这里。

拉尔大姐也在,也就是说……

她摸摸下巴,扯出一抹坏坏的笑。

就交给可乐尼洛那家伙来烦恼吧!

事不宜迟,诺尔果断拿出手机,给不知身在何方的可乐尼洛发了条短信。

【我遇到拉尔大姐了,身体健康,勿挂^_^ 】

发送。

不一会就收到回信:【在哪里,kelo?!】

“为什么发短信也要加上口癖啊?”小佣兵吐槽,利落回信:【我不告诉你不告诉你不告诉你*/( ^ v ^ )/*】

远在西西里的可乐尼洛看着屏幕上那个荡漾的表情,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其实别看诺尔那丫头一幅好欺负的样子,但等她真正起玩心的时候其恶劣程度丝毫不亚于里包恩!

【诺尔!】

【求我啊求我啊[email protected](一-一) 】

【揍扁你,kelo!】

【嘿嘿~~~我不怕你~~(.Q.) 】

然后就是诺尔单方面中指通讯,十有八九是关机了。看着久久收不到回信的手机,可乐尼洛原本阴沉的脸色却诡异的好了起来,他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十指在笔记本电脑上飞动,屏幕上卫星地图越缩越小,最终定格在一片海域,不再移动。

信号追踪,成功!

心情甚好的可乐尼洛合上电脑,直挺挺的躺在床上,顺便将手机短信锁定。

你还差的远呢诺尔,Kora!

而仍沉浸在欢快的心情中小佣兵,丝毫不知道自己竟被对方追踪了信号,她把手机放回背包,向海滩迈开脚步。

“啊!!!”

惨叫?

诺尔边跑边思索。

有人掉陷阱里了,难道是入侵者?

不敢疑迟,她立马从肩上卸下□□,架在岩石上。

然而出现在瞄准镜里的却是一个朋克打扮的紫发少年,他一只脚被树藤吊了起来,一摇一摆的悬在半空中,脸憋得通红,看起来相当可怜。

黑线……

这好像是她用来抓兔子的陷阱吧喂……

心里虽然很纠结,但诺尔还是扣下了扳机,在□□强大的作用下,子弹一声不响的穿透藤蔓。

今晚八成是抓不着兔子了。

在心里感慨,她目送着紫发少年骂骂咧咧地远去,结果还没跑两步就踩入第二个陷阱,藤蔓缠住脚腕,再次把他倒着拽了起来。

够了,这家伙真的是被邀请的人吗……

默默捂脸,诺尔心中的天平在兔子和救人之间来回摇摆,最终还是好孩子的本质战胜了压缩饼干的淫威,她刚准备开枪,就被一道突然出现在树干上的红色身影打断了动作。

那个是……风先生?

一身旗袍的中国青年对紫发少年说了些什么,而后动手解开藤蔓,又指向南方,紫发少年鞠了一躬,匆匆离去。

风目送着对方远去,把藤蔓重新打了个结,放在地上,然后对五十米开外的树丛笑笑。

果然发现了。

诺尔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收起□□,从地上站起。

“Buon giorno,风先生。”

“Buon giorno,诺尔。”中国武道家微笑着回应,他主动走向诺尔,当看到对方脸上的创可贴时面露担心:“昨天晚上幸苦了,对手很强吗?”

“还好了啦。不过,为什么风先生知道?还有这个的话……”像是想起了什么,她有气无力摸摸自己的脸:“是师兄了啦……”

诺尔即使抱怨着但金眸却依旧澄澈,没有任何负面情绪的样子让风嘴角的弧度又扩大几分。

自己没有看走眼,她确实是个不错的孩子。

“里包恩吗?他其实很担心的。”

“诶?为什么风先生知道我的师兄是里包恩啊?”

因为所有人都听见你被‘教育’了啊……

风轻咳一声,微笑道:“里包恩和我们提过你。”

毫不怀疑的点点头,诺尔的全全相信让风横生出一股罪恶感。

掩盖性的摆上微笑,风指指不远处的海滩,问道:“我要去找晚饭的食材,诺尔可以一起来吗?”

诺尔眼睛一亮,随即暗淡了下去,任务和娱乐不能两全。

“抱歉,风先生,我还要执行任务的说……”

“这个的话我想不用担心哦。”

“诶?”

风没有说话,他走到海边随手捡起一块石头,手腕微微用力将它飞速掷出,发出破开空气般的声音,然后在空中消失不见。

“消失了?!”

诺尔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她看着毫无波澜的海面,随手把军靴和外衣脱在沙滩上,跳入大海。

她依据目测距离游了五十米左右,便伸出手做出摸索的姿势,被她碰到的空气果不其然的出现一层涟漪。

“这是……幻术结界?”

风点头:“嗯,这个小岛之所以没有被记载在地图上就是因为这层结界,从外面看不见小岛,并且不会轻易有人查到的。”

原来如此,怪不得我和可乐尼洛大哥在飞机上没有发现这座小岛。

这下先前的疑问便解开了。

看到诺尔一幅豁然开朗的样子,风疑惑:“诺尔不知道吗?”

呃……难道要说我是误打误撞还差点搭上小命下来的?

她尴尬的挠挠头,没有接话。

那天诺尔过的很轻松,她放下一直紧握在手里的枪械,像个普通孩子一样简简单单纯洁无瑕,不用背负用鲜血换来的名誉,更不用面对注定坎坷的未来,她拿起竹筐在海里尽情遨游,仿佛回到了……那个能和师兄一起玩闹的过去。

夕阳西下,诺尔躺在沙滩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或许,这就是自己所仰望的时光。

“开心点了吗?”

“诶?”

风挨着她旁边坐下,笑着点点她的眉心:“虽然不知道里包恩对你说了些什么,但小孩子总摆出沉重的表情对身体不好哦。”

沉默的半响,诺尔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谢谢你,风先生!”

“哪里。”风的笑容宛若4月春风般温暖:“我和诺尔算是朋友,对吗?”

“当然了!不过……”小佣兵翻身站起,随手披上外套,转脸帅气一笑:“师兄是我重要的家人,所以不管被骂笨蛋也好嫌我废材也好,我都要不要被他落下!佣兵界的第一新星可不是说着玩的哦,arrivederci!”

语毕,诺尔挥挥手转身跑向森林,始终没敢回头。

因为不想让被人看到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

来自中国的武道家,风,仿佛拥有可以看透人心的能力,是一个如同大空般温暖包容的人……

目送着诺尔离去,风站起来背起两个竹筐,对森林那里笑笑:“作为回报,可以帮我拿一个筐子吗,里包恩?”

靠在树后的西装男子拉下帽檐,在对方看不到的地方勾起嘴角。

“啊,看在让我听到不错的话的份上。”

6UP-德扑第一平台&PokerStars亚洲唯一合作伙伴,新会员首存100送50元.

蜗牛扑克官方网址:www.allnew366.com

天龙扑克官方网址:www.tianlongqipai.com

神扑克(Shenpoker)导航:http://www.spkdh.com

6UP扑克之星官网发布页:www.6updh.com

以上文章来源于网络,由6up扑克之星中文网整理发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