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upoker】小兵妈妈白敏 我同事的交换

  • A+
所属分类:扑克杂谈
摘要

(二十二)接到柳莲二的电话时,海堂正要给一只患了蛔虫病的幼犬打针。对方说话难得简洁得比他下针的动作还要干脆利落。

PokerStars亚洲版(PS281.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发牌公正,与世界玩家同台竞技

【6upoker】小兵妈妈白敏 我同事的交换

(二十二)

接到柳莲二的电话时,海堂正要给一只患了蛔虫病的幼犬打针。对方说话难得简洁得比他下针的动作还要干脆利落。

“快去找乾贞治,无论用什么方法,把他家的门弄开,然后送他去医院。”

还没等海堂的大脑把这突兀的一句话消化完,柳又补充道:

“假如他已经醒了并且拒绝去医院,那就把他打晕了再送去。”

随后电话就挂断了,只有海堂拿着注射器愣在原地许久。

在乾家门口按了无数遍门铃都没有听见屋内有任何动静,撬锁也不是海堂擅长的事情,最后他决定采取一个相较破门而入比较温和的方式——砸窗户。

海堂费了点眼力才找到那个被单向透视膜隐藏在墙壁之间的玻璃窗,出奇的是窗户居然没有锁,当他跳进光线昏暗的室内时,脚下差点踩到一个黑乎乎的影子。

他倒是不用把乾打晕了,此刻想要把他弄醒才是真正的难事。这个将近一米九的男人毫无意识地瘫倒在杂乱地堆了一地的书籍资料里,海堂花了不知多大力气才把他搬到床上放平,乾的眼镜早已经掉在了一旁,一双紧闭的眼睛下面泛着深深的黑青,整张脸惨白得可怕,海堂简直不敢想象他这段时间究竟是怎么折腾自己的身体的。

尽管只是个兽医,但对救护极其熟悉的海堂依然很快成功地让乾恢复了些许意识。后者艰难地微微睁开眼,满是疲惫却依然保持着精明感的双眸捕捉到海堂后,开口的第一句话是:

“你脸色为什么那么差?”

只说完这一句话,乾就又没了动静。

病房外的走道十分安静,海堂轻手轻脚地倒了一杯水放在乾的床头。乾此刻最需要的就是充分的休息,而宠物诊所的同事已经接连好几个电话催海堂回去了。但想到柳的话,他无论如何放心不下把这个能晕倒在自己家里的男人独自扔在这里。乾的人际交往简直是一片空白,连亲人之间也几乎没有往来,此时除了自己,海堂找不到另一个合适的人来照看乾。

乾的脸色较之先前已经好了一些,气息却依然很不平稳,眉头微微皱着,仿佛在梦中还在思考着那些海堂永远也理解不了的难题。海堂忽然觉得此情此景格外熟悉,一旁那副厚厚的眼镜提醒了他……对了,是初二那年的全国大赛。

印象中那是难得的一场虽然失败,却并没有让那时好胜心极强的海堂觉得无比耻辱的比赛。他不善于表达,也找不到什么精准的言语和词汇去形容那种感受,只是在回想起在场上和乾配合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瞬间,海堂似乎正是从那时起才开始明白,在竞技中真的存在比之输赢更为重要的东西。

“不提醒我要好好休息吗?”

神游着的海堂没有发现乾已经苏醒过来睁开眼看着他,习惯了面对乾不透光的镜片,被那双墨绿色的眼睛直视的感觉反而有些让人紧张。

海堂扶着乾坐起身,一言不发地将床头的水杯递给乾,小心翼翼得像是害怕打破这难得的沉默。两人相互看了一会儿,乾笑道:

“我还以为你会有一堆问题想问我。”

他当然有!一个半月里他无时无刻没有无数的疑问,包括现在——乾这段时间究竟在干什么?为什么忽然没有任何音讯?为什么会昏倒在自己家中?……

然而看见乾那憔悴的脸,所有想出口的问题都变成了:

“你先好好休息。”

这样的反应其实也在乾意料之中。他叹了一声,说道:

“我很抱歉。”

十分简短的一句话,海堂却不知道自己该解读为哪种意思,因此只是点点头,没有回应。

久别重逢的交流就这样中断。海堂却依然没有离开,安静地守在一旁,像是怕一不留神,这个其实连端着水杯都有些使不上力的男人会瞬间爬起来溜走。乾有些好笑地想着怎么安抚他,就在这时,病房的寂静被一阵敲门声打破。

看见了门外的人乾诧异不小,反倒是海堂很自然地朝对方说道:

“你来了,手冢前辈。

手冢点了点头,走进门时看见乾那苍白脸色,神情微微凝重下来。

“你们先聊,我去接个电话。”

海堂走出去时顺便关上了门,手冢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语气无奈地开口道:

“我上次提醒过你该注意身体,看样子你完全没放在心上,海堂很担心你。”

乾低着头说道:

“成习惯了的就不容易改变了,我会和海堂好好解释的……比起这个,手冢,你找我有什么事?”

手冢有些欲言又止,乾看着他的神色笑道:

“行了,我的病没那么严重。说吧,什么事让你在法定工作日里特地向海堂打听我的下落?”

手冢想了想,从口袋中掏出一只被透明袋子包裹住的东西递给乾。那是个外部被高温烧焦变形,几乎看不出原本是什么的一快黑乎乎的东西,但乾却很快辨别出来。

“录影带?”

“半个月前的爆炸案你一定知道,这东西原本有可能是解决案件的最大突破口,可惜已经彻底被损毁了。”

乾对着录影带又仔细看了几眼。

“有几处焦痕不太对劲……不像是被一次性烧毁成这样的。”

乾试探性地看向手冢,对方点了点头,肯定了乾的猜想。

“手法还很熟练,经验浅的人未必能察觉到。这东西从我们调查开始就一直没找到过,直到昨天有人告诉我,在千叶商场大楼要处理的废弃物里发现了它。”

“那个人是迹部?别这种眼神,也只能是他了。等一下……为什么要把这些应该由你们自己人私下调查的东西给我看?该不会是苏格兰场的探长们终于束手无策了,开始试图找个贝克街的高人解他们燃眉之急?我可不喜欢演绎法。”

事实证明乾说出口的话总是不会太离谱,手冢竟然没有对他最后那句比喻表示否定。

“你可以这么理解。只不过我这个求助者,现在连探长都算不上……我在停职中。”

乾愣了一下。

“我想我多少能猜到原因……这无所谓,我是个商业性质的私家侦探,所有委托人一视同仁。但也未必不能做些副业。”

乾拿过床头边的眼镜戴上,遮住了那重重的黑眼圈,乾又变回了往日那个深不可测的模样。

“我可以帮你。”

手冢的脸上难得出现了可以称之为高兴的表情,感谢地话语刚要出口,乾就打断道:

“不,不用说谢。但如果事成……手冢,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6UP-德扑第一平台&PokerStars亚洲唯一合作伙伴,新会员首存100送50元.

扑克之星亚洲版6UP官方网址:https://ps281.com

6UP扑克之星官网发布页:www.6updh.com

以上文章来源于网络,由6up扑克之星中文网整理发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