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upoker】德州扑克中明明拿着最强牌,转牌为何却要慢打

  • A+
所属分类:扑克教学
摘要

什么?作者你在开玩笑嘛?在无限德州扑克中拿到nuts(坚果牌,能和公共牌组合成最大成牌的底牌)是那么不容易的事情,转机圈不打,底池大不起来,河牌价值下注也打不大啊!

PokerStars亚洲版(PS281.COM)全球最大德州扑克平台。发牌公正,与世界玩家同台竞技

什么?作者你在开玩笑嘛?在无限德州扑克中拿到nuts(坚果牌,能和公共牌组合成最大成牌的底牌)是那么不容易的事情,转机圈不打,底池大不起来,河牌价值下注也打不大啊!

【6upoker】德州扑克中明明拿着最强牌,转牌为何却要慢打

各位看官且莫着急,我明白转牌圈在一手牌里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是无限德扑里很重要的一道街,打好转牌圈对无限德扑中盈利影响很大。通常对手跟注了翻牌前的加注或者3-bet,再跟注了翻牌圈的牌都是有一定胜率的,转牌圈如果我们持有nuts应该继续榨取价值,这样pot会越来越大,河牌才有机会榨取更大的价值。

但凡事都有例外,下面,我先举三个实战中的例子来说明在转牌慢打nuts的时机是怎么样的。

【6UP扑克提示】:本文牌例丰富,内容较长,建议大家收藏起来慢慢看。不习惯看牌例的朋友,也可以直接拉到文末看总结。

1

牌例1

这是online NL50,6人桌的一手牌,桌子打着打着散了,就剩下我和一个叫Vincent的玩家,之前没和Vincent交手过,所以对他了解不多,也没有什么特殊阅读。

从之前6人局的情况来看,基本还是属于一个蛮稳的reg(regular,常客玩家),入锅不多,重视位置。6人局时,我也表现得比较稳,至少摊出来的牌从来没有太过分。

局散了,就剩我和Vincent 两人单挑,我有$110,他有$70。按说大家在玩单挑时open raise/3-bet的范围和6人桌是完全不一样的,但当时我耍了个小手段,就是一开始我先不做任何调整,表现得我根本不会玩单挑,基本保持的还是和6人桌一样相对紧的范围,我想先看看他什么反应。

Vincent倒是调整的蛮快,在小盲位/庄位基本open 100%,也cbet 100%的翻牌圈,大约20手牌以后,我的筹码量下降到105刀,他长到了75刀。我决定开始换档,Now the real game start。

我调整的第一步是在翻牌前开始对他频繁的3-bet攻击,这种调整是最容易做的,代价也是最小的。第一把我拿K8o(o代表off suit,指不同花色)3-bet他到5刀(是单挑以来的第一次3-bet),他直接弃牌了。

紧接着第二把,我拿5♦83-bet他到5刀,这次他call了,翻牌K77彩虹面,我cbet 1/2 池略多,他弃牌了。

紧接着第三把,我拿5♦8♦3-bet他到5刀,这一次他翻牌前思考了很长时间,最后决定call。

翻牌:8♥8♠2♥,BINGO!

看到这个翻牌我的条件反射是,这是个绝佳的让对手套池的机会,问题是:怎么做?有些玩家本能的反应是check,想打一个check-raise,但我觉得这样做是错误的。

我们来分析下当下的形势:对手看到了之前在单挑里非常老实的我最近几手牌非常激进的连续3-bet他,显然很难这么巧,每次我都拿到好牌,对手在翻牌前的长考意味着他在考虑4-bet回来还是平跟,也就是说他想还击我。

我推测他可能的还击方式有两种:

他拿到了一手大牌(JJ+,AQ+),在诱捕我。

他拿着一手比较边缘的牌(44,TQo之类),但决定在翻牌后用诈唬打败我。

如果这里我们打check-raise,他只有在第一种方式时(他碰巧拿到了大牌,而且翻牌前慢打了)有可能套池,而第二种方式(他持有的是边缘牌)时,我们翻牌圈的check-raise很可能会掐灭他的念想。

考虑到对手是个常客玩家,以及我们双方当时的筹码量,我认为他第二种可能性,也就是他手里是边缘牌,但是决心在这手牌的翻牌后诈唬打败我的可能性更大,因为,如果他拿到了JJ+,AQ+还是翻牌前4-bet我可能性更大一些,毕竟筹码比较深。

所以,这里最佳打法肯定是cbet,一方面,通过cbet可以让底池大起来,只有底池大起来才有可能在河牌让他套池,另一方面,和check-raise相比,cbet不会暴露我们任何手牌信息,在这么干的翻牌3-bet的人几乎是cbet 100%的时候,于是我cbet $7.48到10刀的底池,对手想了一会儿,时间不长,跟注。底池到了25刀。

转牌:5♣,BINGO AGAIN!

我拿到了绝对的坚果牌,这个时候,我决定check,对手下注14.95刀,我让时间进度条跑了一会儿,离time bank开启前1/3的地方,我跟注。

我这样打的理由有三点:

就像我们之前分析的,根据之前的动态,对手很可能要在这手牌里诈唬我们,也有小部分可能对手翻牌前慢打了一手强牌,无论他手里是边缘牌,还是慢打了一手强牌,在我们过牌后,他都会下注这个转牌。

而如果我们继续下注转牌,面对我有可能在河牌全下或者做个大bet的压力,他很可能在转牌会扔掉很多边缘牌,例如小于8的口袋对子,A高牌。毕竟我们之前展示的只是翻牌前的激进,我们还没有展示过拿空气牌在一个3-bet底池连续下注翻牌和转牌。另外,就算他拿这些边缘牌跟注了我的转牌,河牌我全下或者做很大的bet,他也会放弃这些牌,我们在河牌过牌,他很可能就选择摊牌,这样的话,也无法让他套池。

他下注14.95刀到25刀的底池中,我们跟注后底池变成55刀,Vincent手里是50刀左右,还有接近一个底池的筹码量,这意味着2点:a)他处在套牢这个锅的边缘; b)我们看起来还有弃牌率——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就这样,我们来到了河牌。

河牌:J♥,BINGO AGAIN & AGAIN!

最终的公共牌是:8♥8♠2♥5♣J♥,不得不说,河牌的这个J♥是张非常好的牌,整手牌这张J是让对手套池的关键。由于我们在转牌check call,我们很难有这张J(很难想象谁会用JK/TJ这样的牌在一个3-bet底池,check call 转牌,AJ有少量可能),我们也很难有同花(在对手看来,作为3-bet的人,在这种2885非常干的面,听花在转牌一般会继续下注,打弃牌率)。

那我们看起来最像什么牌?最像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口袋对子,例如66/77/99,或者AQ/AK这样的。单挑时,在这种牌面,中等的口袋对子以及 AK/AQ在转牌无法通过继续下注获得价值,但说不定还真是最好的牌,所以一般不甘心轻易弃牌。那么这张河牌的J♥既完成了同花,又对口袋对子说是张高牌,所以,看起来,这张J♥粉碎了我在转牌过牌跟注的范围。

于是,我河牌快速的check,对手想了一会儿,并不长。50刀全压,我快速跟注,对手是:A♥T♣。如果我们一直下注,是很难从A高牌上获得那么多价值的。

2

牌例2

这手牌发生在现场,对手Seven是一个非常松凶的常客玩家,我们之间有很多的历史。他的特点是:用一个非常宽的范围跟注翻牌,然后在转牌/河牌你示弱的时候,频繁诈唬,价值也打的非常薄,在一个合适的牌面,有能力拿个顶对弱踢在河牌进行超池价值下注。

这手牌是这样的,盲注:10/25有效筹码6000(240bb),全部弃牌到他,他在庄位open 125,我小盲位持有红色的TT(T代表10)3-bet到400,大盲弃牌,他跟注。由于我们有太多历史,对于他,不用任何铺垫,他基本跟注我3-bet 100%,底池800。

翻牌:K♣K♥4♣,这个翻牌对我的牌来说还可以,比K♥9♣4♣这种翻牌好太多,我cbet 475,他跟注,底池1750。

转牌:T♣,我过牌。我们意外的在转牌成了第二坚果(只输TK,KK不可能)。我过牌的理由很简单,根据Seven的特点,无论他跟注翻牌的范围里是Kx,还是听花在转牌成了同花,还是空气缠打(float),他这里必然会重注攻击我。没有意外,Seven超池下注1950,我表现的犹豫一会儿跟注。底池5650,我们还剩3200左右的筹码。

河牌:Q♠,我过牌,Seven思考一会儿,全下剩下的3200。我快速跟注,他是A♠J♠,翻牌用空气缠打我,转牌卡顺抽,同时借这个恐怖的牌面超池诈唬我,如果我没K没同花的话确很难继续,河牌成了最大的顺子,只输我QK。他这么松凶的形象,河牌我AK可能不会盖给他(当然对上他的时候,我AK不会选择这样的line,我会继续下注保持对这手牌的控制,以及对锅底大小的控制)。

是的,我得承认这手牌我幸运得不像话:合适的对手,合适的牌面,转牌和河牌连续出现恰到好处的牌。但幸运归幸运,像这个牌的话,如果我转牌继续下注,他可能弃牌或者跟注,河牌继续下注他可能也只是用顺子跟注,毕竟我这样打得话展示的牌力太强了,他是松凶,但不是松疯,他不会在我示强的时候乱来。

3

牌例3

这手牌的对手是叫Jim,一个典型紧凶(TAG)玩家,从不乱来,重视起手牌,在转牌尊重我的大注。

他的主要漏洞是:

1)他没有位置时,河牌下注的逻辑有时候有点奇怪,貌似喜欢打阻碍下注(blocking bet)。

2)当我的line显得不合理时,或者rep一个非常窄的范围的时候,他在河牌会支付很多。

记得有一手牌我在庄位open 77,他在盲注位3-bet 我,我跟注,翻牌是:A56彩虹面,他check,我bet1/2底池略多,希望打掉他没被改善的高牌(QK/JKs),以及类似于TJ,9T这样他经常用来3-bet半诈唬的牌,他跟注翻牌,我知道他手里是个比我好的对子或者慢打AK/AQ/AA这样的强牌。

转牌:5,他过牌,我过牌。河牌:7,他下注1/2底池,我全压,他用QQ跟注。

类似的情况还有200bb筹码深度时,我在庄位open J♦Q♦,他在小盲3-bet,我 4-bet诈唬他,他跟注。

翻牌:K♦Q♣3♦,他过牌我过牌,因为我觉得虽然我的牌很好,中对加听花,但我觉得在一个4bet底池,很难在这个翻牌下注获得价值,他的88/99/TT轻松弃牌,AK,慢玩AA不可能弃牌,唯一有可能让他弃掉比我好的牌就是AQ,我有位置,不着急让他的AQ弃牌。

转牌是个4♥,他下注3/4底池,我跟注。

河牌:Q,他下注半个底池,于是我全压,他思考非常长的时间用AK跟注。

接下来,我要讲的这手牌是这样的:

NL25,当时是单挑的局面,他在庄位open 0.75刀,我在大盲持有A♠K♠,我3-bet到2.25刀,他跟注。

翻牌:K♣2♦5♠,我cbet 3.5刀,他跟注,我基本确定他大部分时候都是Kx,少量可能是:A3/A4这样的听顺或者TT/99这样的牌。

转牌:8♦,我过牌,他下注6刀,我跟注。虽然在这手牌里我不是nuts,正常打法这里应该接着下注,但是对上这个特定的对手,以及这个特定的牌面(翻牌非常干,转牌也很干)我觉得check比bet好,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根据我们的交战历史,如果我bet转牌,他会丢掉很多Kx的牌和所有的口袋对子,类似于JK/TK/9K,QK我不确定他是否会弃掉(前面说过他很尊重我连续的大注)。但是当我check,他很多时候又会用这些牌来下注。

河牌:5♣,底池23.5刀,我让时间进度条跑了一会儿,然后驴式全下13.25刀 ,河牌这个line也是为这个特定的对手设计的,这个河牌5♣其实是非常好的牌,因为减少了对手有set 5的可能性,另外他如果是用口袋对子翻牌缠打我的话,也不会击中他任何set。

和之前两手牌不同的是,这个river check不会有太大意义,首先,在一个3-bet底池这种SPR(筹码彩池比)情况下,如果我过牌,他全压,我是不会在河牌弃掉我的AK的。其次,如果我在河牌过牌,他任何的Kx,口袋对子很可能跟着过牌,我错失价值,最后,之前提过,当我的打法看起来不合理时,他很多时候会在河牌支付。

所以我希望在他看来,我的牌是类似于:A♥QA♦J♦,67s/67o,4♦6这样的牌,翻牌开了个空枪,转牌击中一个不错的听牌。当然,和这个特定对手打得时候,如果我真的是这些转牌击中听牌的话,我是基本不会check-call他的,首选继续下注拿弃牌率,其次在转牌check-raise全压和他搏一把,在一些特殊情况下check-fold,但我很确定他并不清楚这一点。

他考虑了挺长时间,最后决定跟注,他是K♥8♥。是的,我得诚实地告诉大家,我不幸地输掉了这个底池,但我对我这手的思考过程和选择的line还是挺喜欢的。

好了,该总结一下何时可以考虑在转牌check你的nuts。首先,要有个明确的目的和动机,check的动机我觉得应该是:你这手牌的目标是对手手里所有筹码,而不仅仅是这个底池或者对手一半的筹码。有了这个目标,我们再通过这三手牌总结下,在哪些条件发生地情况下,我们可以在转牌慢玩nuts:

1)处在不利位置

这3手牌都发生在我们没有位置(Out Of Position)的时候,这时的确我们更难获得价值,因为当我们没有位置时还连续下注,我们的牌看起来会很强,对手会警觉,很多时候会在转牌放弃一些边缘牌,就算跟注,在河牌也会放弃,或者选择便宜的摊牌。这个点可以引伸出2个分支:

当我们有位置时在转牌持有nuts,通常应该接着下注,因为不下注最大的问题是:无法在河牌进行一个很大的价值下注,更没可能让对手套池。

当对手是个很被动的鱼,或者是个“跟注站”时,就算我们没有位置,也应该在转牌继续下注我们的nuts。因为他们的主要问题是他们对你的手牌强度并不敏感,只看自己手里的牌玩,所以你并不能通过check获得很多额外的价值。

2)对手在转牌的倾向

在无限徳扑里面,很重要的一点是要对对手在转牌、河牌的倾向和动作趋势有预判。如果我们能预判出对手在我们check后下注的可能性要远远高于我们自己下注对手跟注或者加注的可能性,我们就应该在转牌check nuts。

像在第一手牌,我们通过之前连续3-bet他,以及这手牌翻牌前对手的长考,就预判到了对手这手牌有可能要通过诈唬击败我们;

第二手牌,我们知道这个特定对手经常在我们示弱时,会在转牌、河牌发动大型诈唬,而且这张T♣是张非常好的bluffing card,我们的JJ/QQ/AQ都会觉得很难打,即便我们带有一个♣;

第三手牌,我们知道通常情况下,对手是不会拿比我们弱的牌在一个3-bet底池call我们多条街。

3)3-bet底池

由于现代扑克越来越激进,翻牌前3-bet半诈唬/诈唬已经非常普遍常见,3-bet底池和单一加注底池最大的区别不再是双方的范围强或者弱,窄还是宽,而主要区别是由于翻牌前底池膨胀了,因此在一个3-bet底池里,双方更容易打到套池。像第一手牌,在转牌只要任何一方下注转牌,其实都接近套池了,到河牌只剩下一个底池大小的下注,而如果只是单一加注底池,那么很难打到这个程度。这点也就意味着,在单一加注底池里,转牌没必要去慢打nuts。

4)nuts的隐蔽性

第1个例子和第2个例子我们的在转牌击中的nuts都是非常的隐蔽,对手很难读出我们的手牌,而有些情况下,在转牌check nuts不是太有意义。

举个例子,庄位玩家open,我们在小盲用AA 3-bet,翻牌是:T♥9♠4♣,我cbet,对手跟注,转牌是个A或者A♠或者A♣,这里转牌我们获得了nuts,但check反而是没有太大意义的,因为很少有人会去诈唬这个转牌,大部分的对手会觉得这很难代表他有A,少数打得比较好的对手也明白,当你在转牌check,你通常是有A,而你下注,你倒不一定就有A。

所以这张转牌的A是我们必须继续下注的牌,对手翻牌前跟注3-bet,并且跟注翻牌的范围里有不少像78s,JQs,8Js,JKs,QKs,这张A可能会额外提高对手的胜率,形成抽花抽顺的牌;也有不少像TJs,9Js,TQs,TKs这样的牌,在转牌形成带队抽花的牌。所以,这个局面如果你在转牌check set A,通常的结果是对手也check回来,然后河牌如果是张对双方都没用的牌,你下注对手弃牌,这样你转牌的check得不到任何额外的价值;或者河牌出了后花,后顺,你bet被对手raise你觉得很艰难。

最后,和大家分享一个我自己琢磨的小技巧,也不知道管不管用,如果大家试下来觉得管用不妨留言告诉大家。当你在转牌持有nuts,也预判出对手下注转牌的可能性,比跟注你下注的可能性要高的时候,我们可以快速或者慢一点check,这个check动作的时间长短没大的所谓。

但当对手bet,而我们要做call这个动作时,可以给对手一些时间上的提示。这个call的动作不宜过快,也不宜过慢,过快的你跟注的决心可能会吓到对手,从而河牌不敢过激;而跟注过慢的话,又会让对手起疑心你是不是在做一些你正在做的事情(慢打,引诱他偷鸡),同时时间过长有可能让对手被火烧得心情冷静下来,重新考虑他的计划。跟注的用时长度要让对手觉得你手里有点东西,但不够好,对他的下注也是半信半疑,转牌先跟跟看,到河牌再评估的感觉。

线上的扑克软件一般都是有个默认时间进度条30秒,然后再有个timebank,30秒到180秒不等,我一般是等15~20秒,然后跟注,千万别等到timebank出来。现场的话,也差不多,当然可以稍微配合点表情,要表现的略有点慌张,眼睛不要去看对手,但是不要表演得太过“便秘”,容易被识破。

河牌的话,过牌要快。尤其河牌是惊悚牌的话,在3秒~5秒内快速的过牌,然后当对手全压,跟注一定要特别快,能有多快就多快,前提是看清楚别按到弃牌的按钮。

这样一系列很可能造成的效果就是:对手被跟注后,脑袋可能会有"嗡"的一声响,接着他很快就明白过来这手牌完全被你设计、掌握了,在这个session接下来的牌局里,他很可能会严重上头,输一大堆给你。那么,在以后的几个sesssion的对局中,你可以建立一些对他的心理优势。

6UP-德扑第一平台&PokerStars亚洲唯一合作伙伴,新会员首存100送50元.

扑克之星亚洲版6UP官方网址:https://ps281.com

6UP扑克之星官网发布页:www.6updh.com

以上文章来源于网络,由6up扑克之星中文网整理发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