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upoker】(三)影响语言行为的因素——《言辞中的扑克马脚》

  • A+
所属分类:扑克教学
摘要

语言行为的共性 越是固定常见的口头表述越是能够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呈现出来。这些常见表述所包含的有意义的信息相对较少。

【6upoker】(三)影响语言行为的因素——《言辞中的扑克马脚》

语言行为的共性

 越是固定常见的口头表述越是能够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呈现出来。这些常见表述所包含的有意义的信息相对较少。

例如,疑问句:“如果我弃牌,你会亮牌吗?”。这个问题很多时候在牌手考虑要不要跟注的时候被提出。针对这个问题有很多常见的反应,比如:“当然亮”、“也许”以及“我从来都不亮牌。”因为这个问题和大多数的回答经常能从牌手们的口中说出,所以回答变得更加标准化。不需要花费多少脑力,答案就脱口而出。因此,这样的语言所泄露的有意义的信息就很少。

让我们在一个非扑克的环境中进行类比: 人们对日常寒暄“最近好吗?”通常的反应是不假思索的回答“很好。”或是“还可以,你呢?”。这样的反应经常出现,被认为是一种标准化的反应。所以其中的实际意义就少一些。我们不能断定回答“很好”的人是真的过得很好。

另外一种常见的固定表达是:一位牌手问“你为什么做这么大的下注?”,他回答:“为了保护我的牌。”另外一个例子是:一位牌手翻牌前做3-bet,大叫“赌一把!赌一把!”

经常听到的表达基本上有一定的意义。它们通常是牌手想说话时头脑中的常备用语或中性短语。而这些短语有时候和实际情况并没有太大关系。

不寻常的语言行为更有可能包含有价值的信息。例如,如果你问一个牌手:“如果我弃牌,你会亮牌吗?”他的回答是“假如你给20美元给我,我现在就给你看一张牌。”这是一个非常规的回答,而不是标准的,模板式回答。这样的回答表现了牌手对当前状况的思考,并依此得出的特定回答。因此,这样的回答会包含更多有价值的信息。

语言行为的微妙程度

微妙的语言行为和显著的语言行为之间是有差别的。两种类型的行为在不同的表达方式下都可以有意义。

娱乐性、缺乏经验的玩家的骗术不像经验丰富的玩家做得那么巧妙。例如,一个娱乐性玩家诈唬时也许会说一些很直接的话语,比如“我拿到牌了。”然而,一个经验丰富的牌手在试图做出口头欺骗时会选择更加微妙的表达,比如:“我知道你会跟注我,但我还是选择下注。”这种微妙的表述暗示着自己有一手好牌。所以说话人更愿意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表达出来(也因此会一不小心透露信息)。

有时候,语言行为的微妙程度也许能够透露牌手是否在耍骗术的。通常,欺骗行为都相当显眼。因为行骗的牌手希望对手看到自己的行为。例如:牌手一不小心推了太多的筹码进入底池(他是被荷官强迫去做这一把大额加注的)。当他把筹码推进底池时淡淡地叹了一口气,就像某些人在做出了错误决策时表现的那样。这个细微的反应更有可能是更真实的反应,而不是强调自己的错误,并说:“该死的,我本来只想跟注的。”行骗者一般都想吸引别人的注意,确保目标人物注意到了自己的行为。

语言行为的微妙程度被公认为是很难去客观判断的。它的价值取决于你对某个牌手的水平和动机的了解程度。重要的一点是,你要明白语言行为的微妙性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本文为书籍《Verbal Poker Tells》中, Factors affecting verbal bahavior 的译文。)

注 :书籍《Verbal Poker Tells》以后每周三固定更新。


6UP-德扑第一平台&PokerStars亚洲唯一合作伙伴,新会员首存100送50元.

6UP扑克之星官网发布页:www.6updh.com

以上文章来源于网络,由6up扑克之星中文网整理发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