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upoker】扑克中的数学53:强听牌的玩法

  • A+
所属分类:扑克教学
摘要

《The Mathematics of Poker》中文翻译例子:如何玩强听牌

《The Mathematics of Poker》中文翻译

【6upoker】扑克中的数学53:强听牌的玩法

例子:如何玩强听牌

通过我们所知的这些概念,我们之后就可以讨论这一章的主要内容了。在之前的章节中,我们检验过单个手牌与对手手牌范围对抗的情况。然而,在阅读对手手牌和策略的过程中,我们自己手持的手牌范围几乎总是最重要的。当我们剥削我们的对手时,我们通过他的下注模式中透露的对我们有用的信息来获得优势。同样的,当我们面对一个试图剥削我们的对手时,我们必须注意他会如何运用我们策略中透露的信息,并且尝试最小化他对我们的策略的反剥削效应。

我们将会来看一种德州扑克中的特殊牌型;即“强”同花听牌。这是那种包含了二等听牌的同花听牌,类似双高张、卡顺、两头顺听牌之类的。这种类型的听牌与顶对对抗通常有12-15张出牌,有时如果面对超强牌可能会少一些(如三条)。然而,通常来说它们必须要击中其中一张出牌来获胜。一手有12个出牌的听牌在翻牌圈大约有45%的底池胜率。

回想一下在手牌暴露情形的章节中,我们展现了具有高胜率的听牌一般可以通过在牌局早起将所有筹码投入底池来获益。发生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如果在转牌圈听牌没有到的话,他们会在河牌发出之前被成牌所惩罚。然而,当他们在翻牌圈就将所有筹码投入底池,就可以轻松的收获自己的所有权益。

在未来的章节中,我们会更深层次地探讨下注尺寸。然而,为了达到讨论的目的,我们会简单地陈述一下事实并从直觉上证明其合理性。首先,我们通常不会下注底池的几倍来寻求价值;我们的对手只要等到一手非常强的牌来跟注,而弃掉其他弱牌即可。如果我们真的冒险来这么做,比方说,下注十倍底池,对手只需要偶尔跟注使得我们不能从中获益就可以了。也许你与那些牌手交手过——他们会在无限游戏锦标赛的早期,在有几百个盲注的时候用类似AJ这样的牌频繁地全下。用强的手牌与这些牌手全下是明显并且正确的剥削型打法。我们会说明,玩家应该取而代之地用一个更宽的范围做一个小的下注,对加注用一个紧的范围进行全下这样的策略是更好的。

现在我们会发现,我们的强听牌是属于”更宽的范围”里的一手牌。但是这里会有一个问题。如果这样玩他们的听牌的话,他们会损失很大的价值,因为他们的对手通常只会在翻牌圈跟注。当我们有一手强成手牌时,这不会是一个问题;我们只要在下一条街继续下注就好了,希望攫取更多的价值。但是对于那些强听牌来说,这是一个窘迫的情形。事实上,与之前描述的一样,这恰恰就是成手牌想要使得牌局发展的状况。取而代之的是,我们的同花听牌的最好的策略就是在翻牌直接与对手全下,即使是在一个我们不会用任何其他牌全下的筹码量下。

考虑当我们手持同花听牌全下时对手的不知所措。通常来说,他对我们的大额超池下注的回应是用他范围里最好的牌来跟注。当他用范围内最好的牌跟注时(比方说三条或者顺子),我们的同花听牌依然有至少30%的底池胜率。这很可能给他造成了一个问题。举个例子,假设我们三倍底池全下,并且假定我们在被跟注时恰好有33%的胜率。如果他用他范围中前25%的手牌来跟注我们,那我们还是可以通过全下获取收益,因为75%的情况下我们会收获一个单位底池,另外要注意的是,我们的损失不到2/3个单位底池。然而,这只是这些强听牌中同花听牌部分的情况。对抗一对时,A高同花听牌通常会增加我们的底池权益,因为在之后的某一条街中击中A也可以让我们获胜。顺子听牌也可以增加我们的价值,诸如此类。而如果对手跟注更加频繁的话,同花听牌的底池权益也会增加,使得全下仍然是正EV的,只要对手会弃掉他们范围内的某一些手牌的话(具体要弃掉多少要具体情况讨论)。

因此在一个后手筹码量大约是三倍底池的情况下,看起来我们会倾向于全下我们的强同花听牌,而在我们拿到成手牌与弱听牌半诈唬时下小注。但这个策略仍然是可以被剥削的!我们的对手可以调整策略,用他的所有领先我们听牌的牌来跟注我们的全下,而采用常规策略对抗我们的小额下注,并且知道我们的小额下注的范围包含很少的强听牌。

但是现在我们可以做出行动反过来剥削对手。如果对手会用很多中等牌力成手牌来跟注我们的全下,是因为我们的全下都是有较高胜率的听牌的话,那我们就可以在其中加入一些比较强的牌(比方说三条或者两对)来剥削对手。现在我们的对手不得不做出抉择:或者支付给我们的怪兽牌并且从从我们的听牌上攫取价值,或者躲避掉我们的怪兽牌,但受让太多的底池权益给我们的听牌。我们的对手也可能尝试反过来剥削这个策略;但是,从整体策略来讲似乎没有一个明显的路径指引他这么做(像他针对之前的策略那样)。

这个简明的策略构建突出了两个重要的观点在范围对抗范围的过程中是至关重要的。第一个就是信息的隐藏。如果一个备选策略是用不同的方式玩不同的手牌,那么它是更容易被剥削的,因为对手可以更有效地整理手牌阅读逻辑树。强的策略会以相同的方式玩很多的手牌,使得对手在阅读我们剩下的手牌范围时更困难。信息隐藏是在预防反剥削过程中最重要的部分之一。在上面提到的例子中,以相同的方式处理强牌和听牌使得对手很难剥削性地反击我们。

另一个认识到信息隐藏重要性的方法是我们想要得到的来剥削对手的信息。通常来说,手牌范围越窄、策略越明显,就越容易找到一个对应的剥削性策略。然而,面对一个用很宽的范围来做相同动作的玩家,我们在寻找剥削性策略的过程中会困难重重,因为对手手持的手牌范围很难去定义。

第二个定律也许看起来很明显,但同样是很重要的。假设我们有想等手数的很多手牌A和B,以及两种手牌策略X和Y。由于信息隐藏的原因我们决定以相同的方式来玩范围A和B。范围A用策略X玩时比策略Y好一些,而范围B用策略Y远远好于用策略X。那么,在没有一个特殊的原因阻止我们的情况下,我们应该用策略Y玩所有的范围。这在我们之前提到的考虑如何玩强成手牌的案例中发生过。这些牌也许可以在我们做小额下注的时候获利更多。然而,当我们用这些牌全下时(全下范围包括强听牌),我们整个范围的价值获得更多的利润,因为对手不能再剥削我们了。另一个比较好的例子在于翻牌前如何玩AA或AK。在很多情况下(特别是锦标赛的中后期),AK在翻牌前推到全下会有一个很高的权益,但在投入了1/3筹码进去的情况下会比较尴尬。反过来说,AA在这两种情况下都表现很好。如果我们决定在翻牌前用相同的方式来玩AA和AK,那么按照定律,我们应该用他们都全下。

尝试玩涵盖反剥削的游戏往往意味着默认我们对对手的策略有优质的信息。在现实牌局中,剥削型打法依赖于高度的不完全信息;在从剥削对手策略中的特定漏洞和从一个用很宽范围作为策略没有明显漏洞的玩家身上攫取价值之间必须构建一个平衡点,或者有时我们没有对手充足的信息来判断我们的玩法是差的还是剥削性的。在第三部分,我们会学习找到一个最优策略的方法,也就是针对对手策略的最大化剥削策略的权益最大化的对应策略。但是完整地解决一个博弈以找到我们所说的平衡策略是没有必要的。

举报

+1

6UP-德扑第一平台&PokerStars亚洲唯一合作伙伴,新会员首存100送50元.

6UP扑克之星官网发布页:www.6updh.com

以上文章来源于网络,由6up扑克之星中文网整理发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